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段正渠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素描“侃大山”

——素描段正渠素描

2015-07-29 10:53:57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曹新林
A-A+

  素描,作为一种绘画形式,比较起油画、版画和中国画来,显然具有一种更加朴素和更加本质的特征。因此,人们常常在解释素描时说:素描是朴素的描绘,单色的痕迹。素描是造型艺术的基本功,学习绘画的必修课。全因素素描包含了除色彩以外的艺术中的一切。由此可见,素描的意义和重要性,不仅仅在于确立它是独立的艺术品种,而更为关键的是它渗透到了造型艺术各个门类中,成为各类造型艺术的基础工程,甚至成为“动力系统”。无怪乎,高等美术院校各专业都把素描作为最基本的教学内容,录取新生必须测试的科目。另外,在写实绘画艺术中,素描能力的大小成为艺术家一生艺术成就的砝码。它在某种意义上,几乎决定了一位艺术家最终可能达到的艺术高度。在美术史上,中国古代,我们不难发现,大师们都写得一手好书法。因为中国画家认定的基本功是书法,或者说,书法是中国文人画的基础工程和动力系统。书法是一种素描,东方人的素描,无一不是闪闪发光的。闭眼一想,达·芬奇、拉斐尔、米开朗基罗、丟勒、鲁本斯、伦勃朗、安格尔、罗丹、毕加索等,不正是他们的辉煌的素描成就铸造了他们整个艺术生涯的辉煌吗!当我们低下头来,环顾周围,大凡有影响、有成就的写实画家,肯定都具有良好的素描根基,其素描作品一定具有相当的艺术水准,优秀青年油画家段正渠即是如是,当你翻阅这本正渠的素描选集时,肯定会有所感慨,有所思索,有所收益的。

  素描在技巧上的意义,实际上占有了我们对它的认识的绝大部分。我们无法统计,一位有成就的画家,自他幼小学画画直至停笔逝去的那一刻,一生画了多少张素描与速写?滑鼠秒的时间占住他整个艺术生涯的多少时日?青年朋友也可以算算,从你初学画直至考上美术学院或第一次参加全国美展,这期间,你画了多少张素描,占用了多少课时?恐怕都说不具体,但可以肯定,画素描的时间,定是你整个学画画时间的三分之二以上。这笔帐,并非为了证实素描的重要,而是记录了素描训练的难度以及途中障碍所需的消耗。

  素描教学在我国,不足百年的历史,仍属年轻的学科。然而它却患上了“白了少年头”的症状,似乎麻烦不少。特别是在美院外围的基层教学,多年来出现的对素描的误解和误导,缺乏对素描真知卓识的交流,是素描教学程度不同的处在僵化、麻木的境地,也毁了不少青年学制的前程。

  文艺复兴前后的素描大师,大概都不懂得怎样画石膏,大伙都没有见过他们关于石膏写生的素描作品。我们都听过达芬奇画蛋的故事,见过他老人家画衣纹布褶的典范作品。而那许多人体速写、人像素描,更是代表了他们艺术的巅峰。为什么这些闪光的作品引不起青年朋友们的重视和教学的倾斜?

  画石膏,是学院派之后的事吧,流传下来关于石膏的作品和教科书不少,他们成为当今学美术的“四书五经”。机械的、沉闷的石膏写生练习的重要性,被无端的提到不应有的程度。

  我常常见到青少年们,将大量的时间消磨在灯光石膏写生的阴影里,他们没有得到住的造型能力的训练,也没有获得正确的观察方法。如何透过明暗表层去寻找形体的实质,又如何利用明暗,改造明暗去塑造体积与表达空间,对此一无所知,或知之甚微。自画画之日起就只知道涂明暗,从明暗到明暗,从阴影到阴影,以摘取表面的浮光掠影为能事。久而久之,大脑麻木、视觉迟钝、手臂肌肉发达。在中国流传的西洋石膏模型,不知多少回合的翻制,模糊不清的形体中,西方经典艺术文化气息所剩无几,艺术大师原创灵性的痕迹已荡然无存,它们已不再给学生以什么启示。作为一个无意义的受光体,由于它的纯白以及由此而引起的对光影的敏感,给初学者理解形体和形体与光的关系,不无便利。然而它们死死地不动,却制造出一个死画表面光影的诱人的魔窟。段正渠不喜欢画石膏,也不喜欢教学生画石膏,他以为画石膏搞不好就会使学生误入被动抄袭明暗光影的歧途而误人子弟。

  人们评价伦勃朗是光的魔术师。伦勃朗画面上的光,是从形体内部发射出来的,是生命之光,情感之光,精神之光。在光影问题上,大概再也没有人敢于这位老头子较劲儿了。伦勃朗太自由而神圣了,一切属于自己,一切属于人自身。他化物理之光为心灵之光,化物质能量为精神能量,化腐朽为神奇。这是大师的风范,是永恒的艺术真谛。为什么我们画素描要死死抱着“三大面、五大调子”不放呢?为什么我们的明暗一旦与自然法则相吻合,就会受到批评以及某些老师的纠正呢?又为什么我们离开了明暗就再也无能为力去发现体积与空间?

  曾见到不少初学者,把活生生的人头像画成了痴呆的模型,画成了“受光体”。这些画面,一看便知道是画石膏出身的人所为。画面上,没有缺点,没有错误,一切都与真实的对象相符,似乎我们无法评价它的好与不好,其实是彻底的不好。其原因,一是它是一种机械制作的老套路,一切都太逻辑化了,缺乏人工制作的缺憾,缺乏“蛮不讲理”的成份,太客观,反而失去了真实感;二是缺乏人文精神,缺乏主观感觉与情绪,因而也缺乏令人信服的视觉有效性,既现实文化背景中,人们的视觉真实感。所以我劝告犯有这类毛病的人,或长期画石膏,少画速写与人像的青年朋友,不妨好好翻翻段正渠的这本素描选集,好好端详品味段正渠在人像面前,是如何主动自如,机动灵活而又朴实无华地把客观的各种因素化解成主观的语言,生动而又真实地塑造出形形色色的人物。他是如何运用和改造客观对象的光影效果,而更加坚实的塑造了对象的体积、结构和空间关系。作画中他不排斥块面,不排斥线,不排斥光,因而也不排斥明暗调子和交界线,一切化为己有,一切为我所用,需要运用什么就用什么。他可以画的很逼真,很细腻,很有空间体积关系但绝不照抄对象,落入自然主义的巢臼,他也可以画的很强烈,很概括,把形体空间相对挤压扁平,但绝不失其可观对象具有的视觉真实感。想怎么画就怎么画,该怎么画就怎么画。段正渠的艺术实践中,在处理自然客体、主观情感、文化观念三者之间的关系上,做出了一篇好文章。不然,他的素描书写,何以具备如此强有力的艺术感染力和视觉文化的价值意义!

  段正渠的头像素描,是充分尊重客观对象的,尽管他口口声声讲,不要画的更对象太接近。尊重客观,不是抄袭对象,不是自然主义。向生活学习,吸收营养是任何一位有成就的画家的诀窍。他画的人像栩栩如生,形象、神奇、气质、身份、职业无一雷同。这些众生脸谱,是绝对在画室里亿造不出来的,凭空难以想象的。人具有天大的本事,但比起上帝来实在是太渺小了。巴尔蒂斯说:自绝于自然的画家将渴死在井旁。就技巧而言,面对不同的可光对象,处在不同的客观氛围与文化背景中,画家采取了相应不同的材料与手法,或用细细的铅笔线条交织,或用碳棒横刮出粗宽的块面,或者淡雅白描,稍施阴影,或者浓厚涂抹,凝重练达。这多变的手段,大多都是从对象的客观视觉生发出来的,在这里,内容决定了形式,形式亦在内容之中。写生手法的多变,并没有影响段正渠绘画语言个性化的确立,相反,为他那独特的个性化绘画语言提供了有血有肉的活力,而不至于陷于样式主义的躯壳,不至于动脉硬化,心肌梗塞!

  主观表现,是使段正渠的绘画艺术具全国影响的实质。集子选编的素描作品大多是他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83年毕业之后画的。拖底的人都会为他那大量的习作而惊叹,说他勤奋似乎已不足以表达他付出的心血。用“画痴”、“画谜”、“画癖”这类词就更确切些。他有一种不可抗拒的表达欲望。大雕塑家潘鹤说过,“无癖不真,无癖不精”,后者当指一种敬业精神,做事要上瘾,方能精到。面对活生生的人物形象,不画则不解心头之瘾,不画则不解眼馋之苦,满腔的热情,满腹的爱。“佛光高士韩蛟”是他的朋友,密县怪杰高手们使他的弟兄。段正渠是画汉子的专家,不论是他的油画还是素描,表现北方人的豪爽旷达,阳刚朴厚是他的拿手好戏。男人们在他的笔下,生龙活虎,深色具茂。在表现男人世界时的那种得心应手、游刃自如的能力,在女人面前则不灵了。段正渠天生怯女人,面对女人,它是一幅正人君子相,古典之至,不信,请看他笔下的女子,幅幅温文尔雅,个个精雕细刻,“飘柔海飞丝”,哪敢半点造次!然而,正渠毕竟是个男人,画面终归不能以木讷而掩饰内心的火花,潮润的感情催发出机敏的视觉捕捉,他笔下的女子像显得那么华滋丰彩!

  艺术总是受着文化传统的浸润,艺术又不甘心受传统文化过多的制约。不同的文化观念产生不同的艺术行为。段正渠的素描,有着很高的文化品味。这除了他个人非凡的悟性和勤奋之外,与他受美术学院高等教育不无关系。高等教育的优势在他身上特别明显地体现出来。大学使他有机会接触大量的艺术文献资料,古典、现代、当代的、西方的、中国的、本土的……段正渠的素描的美学取向,属于中西合璧型。他出身河南偃师县一个叫段湾的村庄,自小土生土长。在一片汪洋平坦的庄稼地里,浮起一弯小洲,像是一个龙头,这就是段湾。风水先生说,这儿人杰地灵,是出大人物的地方。我随正渠去过他的老家,这儿挖地一尺,满土汉罐、彩陶,可见其文化之肥沃;这儿又是全国有名的粮食高产区,秋季我看到的玉米地如猛男一般,由此,我感悟到,段正渠是在那彩陶的圆润和善意、汉罐的雄浑和朴厚中冶炼出来的。段湾出人才绝非偶然,段正渠画风如是,也绝非偶然。

  向大师学素描,恐怕是与中国人学书法必步“临池”一样。文艺复兴前后的素描,永是典范。随着时间的推移,正渠的素描日渐由潇洒走向朴素,由火爆走向平淡,由雕琢走向自然。“既雕既琢,复归于朴”,境界和品味越来越高,加上他的现代意识,经纬交织,使他的素描出现一种丰富多彩的崭新面貌。他来自古典,而又非古典,他学过卢奥,但又吃掉了卢奥;他插入现代而又适可而止,如巴尔蒂斯一般,绝不赶时髦,随波流俗,始终固执在架上绘画、写实表现的路子上深采深掘。

  段正渠素描非凡的功力,成就了他的油画艺术水平。也正使他素描造型的风格取向,铸就了他油画语言的特色。在艺术上,他是赤裸裸的,没有天天换洗衣服的习惯,更没有从老外手里搞来一件国人未见过的新款式皮在自己身上,招摇过市而获取“原创”桂冠的企图。他智商不俗,但他不以智谋取胜,他靠自己的自信和悟性,靠对艺术的执着和赤诚,还有那高品位的人格与艺格而获成功。当然,最后回到本题上,段正渠的素描功力,是他今时获得成就与声望的基础,也将是他超越别人,步入更高境界的动力系统。

该艺术家网站隶属于北京雅昌艺术网有限公司,主要作为艺术信息、艺术展示、艺术文化推广的专业艺术网站。以世界文艺为核心,促进我国文艺的发展与交流。旨在传播艺术,创造艺术,运用艺术,推动中国文化艺术的全面发展。

联系电话:400-601-8111-1-1地址:北京市顺义区金马工业园区达盛路3号新北京雅昌艺术中心

返回顶部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段正渠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